德甲

魂墓 第二百零六章 潜入徐家

2019-10-12 19:44: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魂墓 第二百零六章 潜入徐家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來,大地被一层淡淡的雾霭笼罩,丝丝细雨从天空之上扑扇而下,银色的月光好象一身穿着刺眼白色丧服的怨妇,覆盖着整片大地,

天阳城在这股颇为压抑的气氛下显得死气沉沉,空荡荡的街道之上只有几个匆匆行走的行人,到处是一片宁静,这宁静有如死亡带给受尽苦难的病患者的一种无休止的死寂,这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三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身影从一条街道之上快速的穿越道另一条接道之中,如同躲在阴暗中的噬魂灵,趁着夜黑风高的时候,出來吞噬生人的魂灵,

漆黑的眼眸仿佛比之天上的弯月还要明亮,闪现在森冷野兽般的寒光,死死的盯着前方的一座巨大府邸,府邸大门的牌匾之上写着徐府二字,

“杀了他们,”冰冷不含人类一丝感情的声音从林天的嘴中发出,仿佛预示着站在徐家大门前两个守卫的结局,

三人对视一眼,骤然身子如同三道黑色的闪电,向徐家大门之前的两个守卫暴射而去,站在门前的两个守卫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沒有,两道血箭从他们的脖颈处喷射而出,在昏黄月光的映射下,散发着妖异的血腥味,

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殷红的鲜血从他们脖颈处的伤口处汩汩流出,掺杂到雨水之中,留向远处,此时他们脸上依然带着对生命的留恋,可是他们眼中生命的色彩却在快速的流逝,直到一片死灰,

对于地上的两具尸体,林天三人连看都沒有看他们一眼,随后身子一转,如同行走在黑夜中的灵猫一般,毫无声息的向徐府东侧探去,

此时徐府之中几乎是十步一岗,挑灯巡逻的人可谓是众多,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不弱的气息,完全沒有因为这样阴雨的夜晚而有所放松警惕,

一一避开这些巡逻的徐家之人,林天三人來到了一处独立的院落之中,此时这个院落在黑夜中显得阴森一片,与之徐府其他地方大有不同,死寂森森,

探出魂力监视着院落中的每一处角落,并沒有发现任何生命迹象,徐枫迟疑了片刻,缓缓的推开院落中正堂的门,轻微的“嘎吱”声响起,在奚落的雨点声中显得若不可闻,

“谁,”屋内传來一声厉喝声,

两道寒光闪现,屋中的声音蓦然消失,看着地上的两具还在抽搐的徐家之人,三人眼中沒有丝毫感情变化,一片冷冰,

环顾整个大厅之中,这里的摆设如同普通房间中一般,林天微微皱了皱眉头,看向徐枫,低声道:“这里就是徐家的秘密囚牢吗,”

徐枫点了点头,随后在林天和名希的目光之下,走到前方的案桌前,轻轻地转动桌子上的一盏油灯,

随着油灯的转动,低沉的轰轰之声顿时响起,大厅正中一块地板徐徐打开,露出一个漆黑的入口,

“这下面便是徐家设立的秘密囚牢,”看着漆黑的入口

,徐枫神色沉凝道,

“名希,你这里守护,”林天看向名希道,

名希点了点头,看着林天和徐枫消失在漆黑的入口之中,

沿着台阶向地下走去,通道内漆黑阴冷一片,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林天和徐枫沿路下去,沒有发出丝毫声响,

大约前行了两分钟,下方出现了微弱的昏黄光芒,

这时突然一声哈欠声从下面传來,林天立即停下了脚步,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冥刀,过了片刻,轻呼了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徐枫,继续向下走去,

看着前方两个坐在一张座子旁的两个慵懒的徐家之人,林天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的寒光,这两个徐家之人实力皆是皇魂初级,根本对林天和徐枫造成不了一丝威胁,

“现在都快二更了,怎么还沒有人來替换我们,”一个徐家之人打着哈欠,抱怨道,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起,脸上突然溅了几滴温热的液体,这个徐家之人本以为是上方落下的水滴,沒有在意,随便用手擦了擦,可是下一刻,他的瞳孔集聚缩小,目光定格在一片血红的手上,

目光呆滞的看向坐在桌子另一旁的那个徐家之人,只看到了一个已经沒有头的尸首,鲜血顺着他断裂的脖颈处如同喷泉般喷射而出,吓得他再也沒有了睡意,一下子从座位上蹦了起來,惊恐的看向四周,大声道:“谁,是谁......”

蓦然间,这个徐家之人停止了叫喊,一把漆黑的狭长的黑刀横在了他的脖颈上,身子呆在了原地一动不敢动,

“不...不要杀我,”这个徐家之人身子瑟瑟发抖,身后的人能在他的眼皮底下毫无声息的杀了具有皇魂初级实力的族人,现在又如同灵一般蓦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可见他的实力已经到了他不可触及的地步,

“那个林族之人被关在了哪一间囚牢里,”林天冷声问道,

“在最里面的一间囚室,”这个徐家之人急忙指向囚牢内最里面的一间囚室,急声道,

突然感到脖颈处的寒冷消失了,半响之后,这个徐家之人大口喘了几口气,颤抖的转身看去,却沒有发现任何一个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个徐家之人正为自己存活下來感到一丝侥幸,然而下一刻,他的瞳孔逐渐的放大,身子剧烈的抽搐起來,

一把青黑色的长剑插进了他的胸膛,眼前出现一张冷峻带着强烈煞气的面孔,

“徐枫,居然是你这个叛.....”话还沒有说完,他的身子倒在了地上,剧烈的抽搐起來,

拔出清风剑,徐枫冰冷的看着这个倒在地上抽搐的徐家之人,眼中沒有丝毫波动,仿佛如同万年寒冰一般,森冷无比,

一刀劈开囚室门上的漆黑锁链,漆黑锁链迸溅出几点火星之后,滑落在地上,

推开囚室的门,顿时一股刺鼻的腥臭迎面扑來,透过微弱的光芒,囚室之内,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全身被粗大的锁链拷在水中的一个刑具之上,全身满是狰狞的伤痕,

中年人机械版的抬头看向林天,苍白无血的脸庞透漏出一抹异色,沉默了许久,声音沙哑道:“你是谁,”

看着惨不忍睹的中年人,林天紧紧的握紧了双拳,深吸了一口气,强制压住心中对徐家的愤怒,沒有回答中年人的话,反而问道:“你是林族之人吗,”

听到林天的话,中年人莫名的笑了起來,目光不畏的看着林天,带着一抹挑衅,好像想激怒林天,让林天一刀插进他的胸膛,

“你是林族之人吗,”林天皱了皱眉头,目光直鄙视着中年人的眼睛,再次问道,

好像无法承受林天迫人的目光,中年人苦笑一声,道:“我是,”

看着林天缓缓挥起了手中的狭长黑刀,中年人闭上了双眼,脸上带着一抹解脱的神色,他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等待着自己的生命的结束,他的族人已经全部死去,他守护的信物也被人抢走,他不想在屈辱中活下去了,

“咔嚓”几声,绑在中年人身体上的粗大锁链落入了水中,半响,中年人重新睁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天,他本以为林天是來杀他的徐家之人,

“走吧,”林天上前扶起中年人,道,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救我,”中年人道,

林天嘴角挤出一抹笑容,道:“我和你一样,是林族之人,”

闻言,中年人脸上掠过一抹疑惑之色,他是第二层天林家的族长林游,半年前他亲眼所见他的族人在他面前一个个的死去,而且他从來沒有见过他们林家有林天这一号人,

“不可能,我的族人都死了,”林游一把推开林天,冷声道:“你到底是谁,”

看着林游狰狞的脸色,林天心中生出一丝悲凉,身子微微发抖着,第二层天的林族之人是因为他死去的,因为他触怒了九天四大古族,

在林游惊愕的目光之下,林天的容貌渐渐转变,由一张普通的脸庞变成了一整清秀俊朗的面孔,

“我是林天,”平静的声音从林天口中发出,确如轰雷一般在林游的脑海中炸开,

中年人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天的面庞,虚弱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沉默了许久,声音颤抖道:“你...你真的是林天,”

林天这个名字本來对于他來说已是那么的遥远,可是现在从眼前少年的口中说出,让他心中一直压抑的情绪在此刻彻底的紊乱了起來,

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少年便是林族阔别千年重新出现的神兽血脉觉醒者,那个独身在鬼城之中屠戮数百强者,并死在鬼城中的林族之人,林天,

林天点了点头,道:“我沒有死,”

林游哈哈大笑了起來,本來死灰一片的眼睛重新燃起了希望,本來以为他们林族会一直带着耻辱活下去,林族永远看不到新的光明,可是现在,他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希望,他们林族的希望并沒有破灭,林天他还活着,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治病怎么样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就诊时间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官方网站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效果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