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桃之妖妖 第一二二章 暗中相助

2020-01-16 20:56: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桃之妖妖 第一二二章 暗中相助

我在它的肚皮下,自然就只剩下一个脑袋!

这是要淹死我们的节奏?

“黄狮子,你大王杀我可以,为什么连你也杀?”我没好气的问道,“狸末真是丧心病狂,像你这样的手下都不重视,还要害死,她做王的路不会太长!”

黄狮子低吟一声,不知道是认同我的观点,还是因为身体的疼痛。

“大黄,现在我们同生共死,刚才还是敌人呢!你是不是觉得狸末很绝情?”我暗暗运气,发现我气流很畅通,身上的疼痛感也没有了。

水流还在上升,我憋住气,看见前方吊桥的桥墩,心里有了打算。水流上升并非没有好处,我可以游过去,不会被暗藏的利刃伤到,然后攀上桥墩,从桥墩上渡河。

可是黄狮子被我的真气穿胸而过,暂时只能将自己定住不动,对于水流的上升,它暂时没有一丝的反抗。它只要一运气,触发了胸口的伤口导致真气外泄,等于自伤。

它虽然伤了我,我却不忍心不救它,妖界这样的高手不多,且它也是奉命行事。

“大黄,我试着过去那边的桥墩,然后我救你上去如何?”

它闷哼一声,表示不相信我。

“狸末是狸末,我是我。我不能见死不救,我救了你,你再来杀我,如何?”

它不动声了。

“我要从你的肚皮下出去,你不要动。相信我,我会救你。”

水面已经淹没我的口鼻,我憋气,黄狮子果然毛发一软,扎进我身体里的小刺都拔了出来,可是它的身子却往下一沉。

这一沉,黄狮子巨大沉重的身体被扎进了凸起的利刃上,它大叫一声,咕隆一下喝了一大口水,身子沉下去,只剩下一个背部。

不好!我还没有来得及爬上桥墩,它就沉了。

我回身一把胡乱的抓住它的一只耳朵不让它继续下沉,脚底突然升起一阵刺痛,瞬间一只腿就麻了。

我大骂狸末无耻不要脸,手上的力气少了许多,眼看着我和黄狮子一起要沉下去。

就在这个瞬间,空中突然传来脆响,一条银色的长鞭横空而出。飞过我头顶的时候,我伸手一把抓住。

那长鞭力大无比往上提起,我整个人脱水而出,一只手抓着长鞭,一只手仍旧拉着黄狮子的耳朵,我要救它出去。

一人一狮的重量对于这长鞭来说,形同毫发,我和黄狮子被高高的甩起来,在接近桥墩的地方,我准备跃上去,但是这长鞭速度惊人,根本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就将我甩到了岸边。

我落到松软的草地上,心中一块石头落地。那黄狮子身体落地的瞬间,我没有把握好力度,它重重的摔下,闷哼了一声,四肢弹了几下,竟然不动了。

可它的肚子还在起伏着,应该是被摔晕了。

没死就好,我想知道这个暗中救我的人是谁。

等我抬起头来,那条银色的鞭子已然不见了。

是慕容瀛雪吗?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她。但是瀛雪的鞭子不是这样的的颜色和风格。

我的朋友里除了瀛雪没有人使用长鞭。

水声轰隆,河里的水又涨了许多,且由浑浊变成了暗黑色。

我腿部的伤不深,只是皮肉伤,那利刃上有剧毒,伤口处泛着青紫色。但那黄狮子就不同了,浑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我一走近它,它虽然身受重伤,却很敏感的睁开了眼睛。

“谢谢……”

这声音一出口,却是一个沧桑的女声!

这是头母狮子,我刚才都钻到人家肚皮下了,怎么没有发现呢?

“你没事吧?我们已经安全了。”

它艰难的爬起来,腿一软,又摔了下去。它的头触到草地上,嘴角流出白沫,双眼一张一合,看起来好似在苟延残喘。

我虽受伤却能提起真气,赶紧给她续上气息,少顷,缓缓醒过来,嘴里喷着粗气,低低的说道:“谢谢……”

这是这头凶狠的母狮子第二次致谢,痛苦不堪之际还不忘感恩,我相信我没看错,她本性不差,只是成了狸末的手下,寿命与人,若为我所用,我必定善待于她。

“先别客气了,我带你去疗伤。”

“复原水?”

“是的。看你年长,应该知道复原水,我带你去疗好伤,再说别的。”

她轻哼一声,肚皮剧烈起伏,她强忍着痛楚说道:“好气魄!王者风范,妖界最终是你的……但是我……不能疗伤。”

“为什么?难道狸末故意让你死吗?”

她摇摇头:“看我肚子下……”

我朝她肚皮看了一眼,没看出什么端倪。再凑近了些,发现那块白色的皮毛处,有一根深色的黑线。

“你被她下毒了?卑鄙的狸末!”

“是……不止我,很多被她控制的兄弟姐妹,都是这样……我死不了,却活不好……”

“复原水能解百毒,怕什么,我带你去。然后你回去通知所有中毒的兄弟姐妹,都来解毒。”

“孩子……”她叹气道,“我的孩子在她手里。”

“使如此下作的手段对待同族,也配为王?”我恨得咬牙切齿,“如此,你更应该接受复原水解毒,回去救你的孩子。”

“我若完好无损回去,只怕会加重她的疑心。我死不了……你快走吧,这里不安全了。”

她喘着粗气,尽管她拒绝我为她疗伤,但我还是给她续了真气,减缓体内毒性的发作。她感恩不尽,却又对自己身不由己的身份无可奈何。

“五百年前,我和尹素,都曾是你的人。”她站起身,抖了抖一身金黄的毛发,余威犹存,“她是鹰王,我是狮王……如今,哎……我们对不起你。”

“我理解你身不由己。”既然如今强求不得,我也不用心急,狸末尽管囚禁住了他们的人,残忍卑鄙的手段却大失民心,我安慰道,“是我不好,让你们身陷囫囵,放心!我一定会救你们出来。”

“真的?”她眼里闪过一丝希冀的光芒,“燕小姐这是要东山再起?”

“对!我要从狸末手里夺走妖王,不,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让妖界的兄弟姐妹颠沛流离,我要带大家回到蝴蝶谷去,拥有属于我们的生活。”

“如此甚好!”她大喜,眼里涌出泪水,“听到你这么说,我们就有希望了。可是,前行的路太凶险,你只身一人……恐怕难以对付狸末。”

“狸末丧尽天良,已经失去了一颗仁慈之心,她注定打不开蝴蝶谷的封印。我不怕孤身一人,我拥有善良的心怀,这是最大的财富。”

然而她眼里的光芒慢慢淡下去,慢慢说道:“我走了,前路凶险,你且当心……”

路过我的身边,她健硕的身体成了她的负累,一步三摇,看起来让人担心不已。

进入森林之前,她回身道:“对了,如意被合欢带走了……”

“什么?她落入了合欢的手里?”

“不是落入,是投奔。”她好似在讥讽我,“你真正成了一个人了。”

“她要走,我拦不住,由她去吧。”

“你别忘记了,她的身体里流着你的血液……”

我一惊:“你是说,合欢会利用我的血液打开蝴蝶谷?”

“不,合欢会投奔狸末。狸末的意思,一部分想要回蝴蝶谷的妖就回蝴蝶谷,想留在人间的妖就留在人间――这样,蝴蝶谷收了回来,人间也继续霸占着,两全其美!既满足了老妖们的思乡之心,又满足了小妖们眷恋尘世的愿望。”

我却没有想到这一点!

如果合欢带着如意,如意带着我的血液去投奔了狸末,蝴蝶谷还与我有什么相干?

“合欢已经见到了狸末没有?”

“暂时没有吧?”她不确定的样子,“狸末今晚主要是围堵你……再说,还有一个不确定方向的尹素,不知道要帮助谁,万一她帮助的人是你呢?她可以控制合欢。”

不,尹素这个人就算帮我,我也不敢接受。

“合欢在哪儿你知道吗?”

天空中突然响起一声狮子吼,她忙放低声音道:“我要走了!他们来找我了……你别出声,今晚的围剿可能已经提前结束,一定是发生了比围剿你更重大的事情!”

狮子吼又连着三声,像是催促的信号。

黄狮子再也不多说一句话,犹如听到了命令般,拖着病躯没入丛林。

比围剿我更重要的事情会是什么?

难道合欢已经带着如意投奔了狸末?于是狸末就觉得杀不杀我都无所谓,反正她认为能打开蝴蝶谷的封印。

我心里焦急万分,却又无可奈何。谁也没有告诉我,狸末在哪儿。

四周的妖气渐渐退去,渐渐远了,他们都走了。

我茫然四顾,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去哪儿。

“喂!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孙楚的声音在我头顶上响起,吓我一跳。

他纵身从树梢上跳下来,落到我身边:“我妈说你走了,我四处找你,这黑漆漆的夜,你怎么能到处乱跑?”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

“咦?吊桥断了……”

吴兴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当阳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银川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梅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银川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