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第86章 老夫复姓轩辕 一更

2019-10-12 22:08: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第86章 老夫复姓轩辕 一更

冥王跟古村两人眼看自己手中的刀和剑就要刺入老者的身体,却突然的在眼前出现一片琼花海,将自己手中的刀剑的攻击力全数化去。

而眼前的这片琼花海,仿佛有一股魔力,不但将自己一方的攻击全数化去,还散发出一片梦幻的景致,浮生出一股极致的美丽,让自己置身在琼花海之中,产生一种悠扬安详的心绪。

这不是错觉,而是真真切切的感受。

冥王跟古村两人眼看即将被老者剑身幻化出的这片琼花海淹没,老者迅速运气收剑,将琼花的光影抽离冥王和古村的周身。

在老者将剑身抽离,琼花渐渐消散后,冥王跟古村这才反应如果,心道:不好。随即双双迅速抽身而退。

在退出三丈之余,从惊讶中清醒过来后,随即暴喝一声:“老匹夫,休要玩这种梦幻把戏,有种就出手杀了我们。”

説罢,软剑,弯刀一闪,再度攻向老者。

老者这次依然并未后退,轻握手中长剑,在身体四周划出道道残影,将冥王及古村的攻击全数化去

,道:“今天你们必须死。但我説过让你们十招,还差一招。”

你太猖狂了,老匹夫。

冥王每一刀强势的攻击都被老者轻松的化去,又再次听见老者説出的话语,顿时感到无比的愤怒,随即抱着必死也要拉着老者垫背的森然煞气,连人带刀陡然临空飞跃,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右臂之上,直插老者的心窝。

而此时的古村也毫不示弱,手中软剑来回一探,在怀里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向着老者的眉心刺去。

就在这一瞬间,刑鹰突然感觉自己眉心一阵刺痛,不是因为感觉到古村的那柄软剑会刺进老者的眉心而产生的幻觉,而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隐入自己眉心的剑灵就要临空而出。

但是这种感觉只是突然的闪现了一下,就消失不见。

刑鹰随即目光死死的锁定眼前这致命的一击,只要老者稍有不甚,接不下冥王跟古村的这一次致命攻击,刑鹰就会立马冲上去解救老者。

这是刑鹰在心里暗暗思量的,不管是出于刚才见到老者时心里那种微妙的感觉,还是出于对于冥王和古村的忌惮,今天,冥王跟古村都必须死。

但是,很显然刑鹰多虑了,老者怎么可能会接不下冥王跟古村这最后的一击。

至始至终,老者都只是轻松的见招拆招,并未对两人展开攻击。

别説是眼前两个护法的联手攻击,纵使是身为黑魔教教主九幽发出全力的一击,老者也有九成把我能够接下,并在接下的同时予以致命的反击。

眼看一刀一剑就要刺入老者身体,老者毫无一丝慌张,而是淡淡一笑,道:“最后一招了。”

説罢长剑再次一挥,琼花顿时从剑身之中散发而出,弥漫在整个大厅。

黄泉,童言,寇继宝等人原本已经被刚才的那一幕琼花振得一阵梦幻飘渺,仿佛自己置身于一片花海之中,如痴如醉。

此时,再次感受着这片比之刚才那一幕还有梦幻飘渺的琼花剑光,众人都是突然陷入一种忘我的境界之中,感受着这片极致琼花带来的梦幻情景。

而他们此时感觉到的这片极致琼花剑光,对于冥王和古村两人来説,却是带着一道道森然的杀气,直接将他们手中的弯刀和软剑振飞。

然后,这片极致弥漫的琼花就从四面八方向着老者手中的长剑聚集而去。

在琼花闪出道道金光全部聚集进入长剑之后,房间之内顿时从刚才的五彩缤纷转化为金光一片,只见老者手中的长剑在这一刻散发出一股极致的光芒,从剑尖缓缓溢出。

老者轻轻划动手中长剑,一副君临天下的气息瞬间从老者眼眸中溢出。

老者淡淡的道:“十招已完,你们的命到此为止。”

説罢长剑一挥,口中喃喃自语:一剑飞花,长空无血。

剑身带出一道寒光,从剑尖陡然飞出,直接从冥王和古村的脖子间划过。

剑光划过冥王和古村的脖子,那道寒光直接飞进剑身之中。剑身一眨眼就飞进老者的长袖之中,消失不见。

眼前的这一切,只是出现在一眨眼的时间内,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老者手里的长剑是从什么时候挥出,又是从什么时候消失的,这一切就已经结束。

单从这一剑,刑鹰就看出这个老者的实力绝对在独孤剑鸣之上。

而当老者长剑收回袖中时,冥王突然大笑道:“哈哈哈……老匹夫,你在耍魔术吗?”

身边的古村也是四下检查着自己的身体,发现并没有一处剑伤,随即也是跟着一阵嘲讽起来。

寇继宝等人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老者,然后眼光迅速移到冥王和古村的身上,发现两人身上真的没有一处剑伤。

众人一阵疑惑:难道这一剑劈空了?

童言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老者,説道:“这玩的哪一出?要是这样的结果,那……我也会啊!嘿嘿……”

説着竟然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但童言刚刚笑出声,就被黄泉伸手一下止住,并示意童言不要多嘴。眼光则死死的锁定冥王和古村的脖子处。

童言没好气的一把将黄泉盖在自己嘴上的右手挥开,道:“拦我干嘛?这样的刀法,我的确会啊!这……”

童言话还未説完,就被眼前的一幕惊住!

只见顽自大笑着的冥王和古村正向着一脸从容的老者走去,准备嘲讽老者的瞬间,两人的脖子处突然破开一道裂缝。

而惊奇的是这道裂缝在破开后并未有一丝血液流出。

冥王和古村在自己脖子突然破开的瞬间,才意识到自己的脖子早就已经断裂。

只是因为老者剑身闪烁而出的那道寒光在划过自己脖子的速度实在太快,所以,才至于现在脖子处才破开。

随即,两人才幡然醒悟!

眼睛里突然闪烁出一股恐惧神色,身体缓缓向着地下倒去。

在生命最后的弥留之际,他们才明白,眼前的这个神秘老者的确恐怖之及。

如他所説,这一剑的威力,爆发力,精准力,足以让他们黑魔教的教主败上无数次。

更何况是他们这两个教主门下的二流护法!

在冥王与古村两人倒在地上,瞬间死亡后,众人发现两人的脖子上并未溢出一丝血液,可见老者的这一剑已经远远不止恐怖那么简单了!

其中肯定有一些他们不得而知的神秘之处?

只是这个神秘之处出自哪里?因何原因?他们这帮根本不懂剑的人,自然是不得而知。

面对着眼前这惊奇的一幕,寇继宝,林夕凡,守护天龙精英等人都是面面相视,久久无法从刚才的那一幕中清醒过来。都各自的在脑海中思考,推眼着刚才那一幕究竟是怎么发生?怎么做到的?

而童言则是瞬间变成哑巴,一下闪到角落里藏了起来。(http://)。

被兄弟们嘲笑自己无知,他到是不在意,反正兄弟们经常在一起打打闹闹,已经习惯了。

他怕的是这个老者找自己算账,那这条xiǎo命怎么死的,可是完全由人家説了算的。人家只要轻轻动动手指头,自己就会瞬间倒地,呜呼哀哉。

看着童言突然的窜到角落里藏了起来,众人都是一阵大笑起来。

刑鹰缓缓看了一眼童言,淡淡的笑了笑,随即走到老者身前,恭声道:“今晚一战,全靠前辈出手相救,否则,我们可能会死伤无数。”

説罢屈身一拜,道:“在下刑鹰,在此拜谢前辈。”

老者缓缓的抬头,欣慰的看着刑鹰,道:“不用谢我,杀他们是我的职责。记住,以后碰见身上散发出这种邪恶气息的人,尽量避而远之,现在的你,还有你们,还远远不是他们的对手。”

老者説完看了看躲在角落里的童言,淡淡一笑,随即长袖一挥,潇洒的转身走出了大门。

刑鹰急忙追了出去,问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可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大门外却早已经没有了老者的身影。

就在刑鹰等人一阵疑惑的时候,从天际缓缓传来老者的声音:“已经过去太久太久的岁月!老夫的名字,已经忘了!只悠悠记得,老夫复姓‘轩辕’。”

郴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廊坊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芜湖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郴州好的性病医院
廊坊治疗宫颈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