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愔姬 第87章 翩翩公子来

2020-01-16 20:58: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愔姬 第87章 翩翩公子来

担心了半天,却连半点动静都没有,翩若不免哈哈大笑起来,后面的首领也松了口气。

而我此时有些心灰意冷,闭上双眼就在那里等死。

显然翩若并不想放弃这个折辱我的机会,即便刚才百里家的首领提醒她早些动手,以及后患。

“他们把你抛弃了,你不恨么?”

这个声音又在我脑子中想起,耳边又充斥着翩若的冷嘲热闹,我连死都不能死个痛快。

“不如你把你的身躯,热血统统给我,我给你力量,怎么样?”

脑子里的那个声音又开始诱惑着我,和翩若一样,让我不得清静。

“不,死又能怎样,我愔姬立足天地之间,向来不做恶事,自然不怕死,只恨老天无眼,而我这一世最大的心愿,便是能顺着自己的心意活一回。”

我心里这般说,如此回了那个脑海中的声音。

“哎……”又是一声叹息从我身体深处传来,并不是刚才的那个声音。

我紧闭着双眼,却仍旧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寒意,翩若见我始终不理她,这一招用了自己十成的灵气,那个百里家的首领也下了杀手。

死就死吧!

很快就有风触碰到我的面庞,当面临死亡的时候,我竟然真的有了一丝对人世的不舍。

那风将我轻轻包在里面,浑身有说不尽的惬意,原来死也并没有那么痛苦。

很快我觉得不对头,睁开眼看到翩若眼里的惊色,以及她和首领的手里上下翻飞,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灵气攻击过来。

而我面前有道白光结界帮我挡住她们二人的攻击,有股祥和的暖风将我拖了起来,那道白光结界正是来自这阵风。

在我身体被风卷起,远离山腰之时,我发现那道白光结界前面还有另外一道结界刚才也在保护着我,细看之下,那结界竟与大榕树的树根相连。

这大榕树果真是活的久了,通了人性,见我逃离了翩若的魔爪,它浑身晃了一下,似乎在高兴地发笑,转眼之间又恢复了平静,只有那枝条随风摆动,似乎在对我说:“好好活着!”

那风又慢慢地将我放下来,轻轻飘落在清水河边的平地上,之后那风便凭空消失不见。

翩若和百里家的首领消失一眼,感觉不妙,四下看去,仿佛想要找出是谁出手助我。

翩若找了半天,并没有发现异常,身子一跃,几下便跃到山下,又向我袭击过来。

翩若起身的时候,身后出现了硕大的闪光翅膀,这是她们灵蝶族的标志。

百里家的首领不放心翩若,身子也跃起来,只一下,也来到我的面前,他只是凡人之躯,能修到这个境界,在人界难逢敌手。

二人一左一右就要向我袭击过来,一股更为醇厚的灵力从我身后飞过来,将他二人击退。

“属下来迟,让公主受了惊吓,还望公主恕罪!”

乌北寒带着侍卫从我身上赶过来,对着我自责地说道。

那些侍卫将翩若和百里家的家臣团团围住,这下他俩插翅也难逃。

“多谢!”我免了乌北寒的请罪,和他道了声谢。

乌北寒

却更加不自然,但此刻无暇和我寒暄,走到侍卫前,对翩若说:“事到如今,翩若公主还不束手就擒么?”

翩若看到乌北寒带人来,早就吓得腿软,一个站不住便瘫在了地方。

之前人帝曾想封住翩若的死讯,等到查明之后再派人知会灵蝶族,却没想到此事还是传到了帝城之外。人帝为安抚灵蝶族,除了好言安慰外,还提了灵蝶族的地位,并赏下不少珍宝。

那灵蝶族的族长表现得极为大度,除了该有的悲伤之外,还有为人臣子的忠心,无一不让天下人心感动,人帝仍旧有些过意不去,因此欠了灵蝶族的好大的人情。

百里家的首领明白今日再无希望杀我,便念了个法诀,身形一跃,便凭空消失在侍卫面前。

我心里惊讶,叫了一声。

乌北寒却面上一脸轻松,宽慰着我说:“公主莫要担心,一切自由安排。”

看到他胸有成竹的样子,我的心里也像是有了颗定心丸一般。

“翩若公主,请吧!”

乌北寒向翩若行了一礼,眼里却再无恭敬之意,手下的几个侍卫走过去将翩若架起来,站在一边。

成王败寇,翩若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面色苍白,看我的眼神里倒是仍旧充满怨恨。

我在那群侍卫里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就是前几日将我留在长街之上的庄绍,他也看到我,但却表现得十分疏离,仿佛根本不认识我,倒是他的眼角,还带着几分笑意。

另一个眼熟之人,便是敬康,化名“飞白”的侍卫。

他曾因翩若之死责怪我,并和我赌气,如今翩若并没死,也证明了我的清白,我便向敬康看过去,想和他讨个说法。

敬康却并不看我,不仅仅是因为忌讳着乌北寒和在场的侍卫,似乎也在和我置气。

罢了,在我两次性命攸关之际,你都不在此,那我和你也再无话可说。

“愔儿,我来晚了!”

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我回头一看,一道白影在空中闪过,身形俊逸潇洒,手里还揪着一个黑衣之人。

那被揪着的黑衣人正是刚才逃走的百里家的家臣首领,此刻有些愤恨的看着将他抓回来的白衣之人。

这白衣之人气度非凡,腰间挂了一只精致的竹笛。

正是华清兄长!

我眼里的泪水夺眶而出,只是短短月余未见兄长,却恍如隔世,如今华清就站在我面前,依旧是往日的白衣似雪,丰神俊朗。

看着这在水宫里最疼爱我之人,我又想起近日来的磨难委屈,再也忍不住,扑到华清兄长的怀里哭起来,像个小孩子一般。

“兄长,愔儿好想你啊,愔儿不想连累蛟族,只想安稳度日,可是她们害我,好多人都害我,愔儿中毒的时候真的好疼,心里也疼!”

念及所遭遇的一切,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打湿了兄长的肩上衣裳,只是我心里实在悲切,放声大哭,顾不得敬康乌北寒在身后,顾不得身边的众多侍卫。

我从小到大很少哭,更别提在人前哭得这样凄惨。华清兄长身子一怔,也伸出手抱住了我,轻拍我的后背,像小时候那样哄着我。

及笄之后,这是我第一次主动抱了华清兄长。

(=老曲)

淮南市马山传染病医院
攀枝花市妇幼保健院
成都男科医院哪家好
治癫痫病菏泽哪家医院好
太原治疗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