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三二九章 睡眠不足(加更)

2020-01-16 18:23: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三二九章 睡眠不足(加更)

“好,十万就十万!”布莱克一点都没有犹豫。

他叫过船上的大副,吩咐了几句,又转过头来对卢卡问道:“十万现金马上就可以送来,请问是给您送到船上还是送去塔塔岛呢?”

“别问我,问她!”卢卡的手指向西娅。

“啊?问我?”西娅有些莫名其妙。

“买你那根头发的钱,原来说是回塔塔岛支给你,现在看来,我们大概一时半会不能回去了,现在就付给你吧。”卢卡说道。

西娅本来以为,这十万的欠款就像之前的那两亿一样,卢卡肯定会赖账,没想到这个抠门的船长今天竟然如此痛快,一次全部付清。

她拍着手笑着说道:“这样啊,太好了!那就赶快送到船上——不行,靠岸的是游隼号,这船太小了!要不送到塔塔岛去——也不行,我们什么时候回去都说不定呢!这怎么办呀,船长?”

卢卡忽然有点感动,这可是西娅第一次这么亲切的叫自己“船长”,当然他清楚,让她亲切的应该是那些银币,而不是自己。

布莱克想了想说道:“你们要是不急着今天拿到钱,我们可以等你们回到那艘大船的时候,再送到船上去。如果我没想错,你们去沸腾海,应该也是要乘坐那艘船的吧?”

“当然,”卢卡点头,“你还没有具体说明,我们怎么过去呢。”

布莱克答道:“具体的渡海方式,不是我的管辖范围,说实话,技术上的事情,我一点都弄不明白。”

“那你打算怎么办?”卢卡问道。

“是这样,我那些负责这两个海域之间往来的同事,会接手这件事。他们会派出一艘船为你们导航,如果你们允许,还会派出几个人到你们船上,来进行在沸腾海航行的准备工作。”布莱克说道。

“好吧,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卢卡现在一点都不想再留在这里,就在他们说话的同时,海洋女神可正在一个岛一个岛到搜寻他呢。

“正式签署合同后,三天之内,我的同事会到您在这里的落脚点拜访,应该就是码头上那艘单桅船吧?”布莱克说着,从抽屉里拿出来两张羊皮纸。

他飞速写完了合同,用石灰粉末吸干墨迹之后,递给卢卡。

合同一共两份,一份是关于卢卡帮忙寻找线索的,另一份就是前往沸腾海的事情。大概是因为现在卢卡是VIP客户的原因,合同上的条目全都写得清晰明了,一点可能挖坑的地方都没有。

卢卡还是给大家都确认了一遍,才签上自己的名字。布莱克也用铭牌作为图章盖好,把合同交给了他。

“三天后,我在船上等着!”说完,卢卡带着大家离开这艘船。

第二天一早,他正睡的迷迷糊糊,船长室的门就被不紧不慢的敲响。

卢卡躺在床上,睁不开眼睛,脑子里却在盘算着:这是谁呢?

奥莉敲门一般不超过三下,三声之后一定会撞开门冲进来;诺拉敲的比这个平缓得多,也更加有韵律感,节奏和她的歌声类似;克里特隔着门就能看见自己没起床,一般也不会这么招人烦;西娅这个时间从来不会起床……

敲门声更加急促了一些,卢卡只好揉揉眼睛,爬起来一边喊着“来了来了”,一边掏出怀表看了一眼。

“这才不到七点啊!我昨天本来睡的就晚,那只破鹦鹉还一直吵一直吵的,这刚合上眼没多久,就又要起来!”他大声抱怨着,却还是摸索着穿好了衣服,打开了门。

菲尔站在门外,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看上去是一夜没有睡的样子。

“哦,是你啊。”卢卡说道,“决定要接手落日快递了?”

“你怎么知道的?”菲尔愣住了。

卢卡挥挥手让他进屋坐下,自己在一边慢悠悠的洗漱完毕,才在书桌旁坐下说道:“你要是不打算接手,就不会一大早来找我了。”

“是啊,我是来跟你告别的。”菲尔此时的语气,并不像是一个十岁的小男孩。

他思索了一整晚,在他内心,那个十岁的小男孩一直叫着:“去沸腾海探险吧,那是你从来没见过的景象啊!”可那个四十岁的成熟灵魂却对他说:“管理落日快递,是你能够为这世界做的最好的一件事!”

这几个月,他看到了落日群岛信息不通的现状,虽然现在还没有造成什么麻烦,但随着战争渐渐落幕,这种通信隔绝的状态,毫无疑问会让落日群岛的发展后退很多年。

作为炼金大师和半个科学家,这种全面倒退对于他来说,是完全不能容忍的。

而且,掌管落日快递,大概是他在落日群岛能够达到的事业巅峰。对于那个十岁的小男孩,这当然比不上去新奇的领域冒险的诱惑大,但菲尔终究不是真正的十岁小孩。

纵然有一万种理由,可现在菲尔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

“没关系,我明白的。”卢卡没有多问。

菲尔松了一口气:“那我今天就收拾东西,和林德一起去落日快递的门店,搭乘他们的船去回帆港了。”

“这么急?我还打算弄一个送行宴会什么的来着!”卢卡说道。

“既然已经决定了,我就打算快点开始。”菲尔说道,“还有一件事,塔塔岛的实验室,我可以随时回去看看吗?那些器材不算什么,可有几项实验数据,一旦中断就会前功尽弃。”

“没问题,你直接去,难道凯特还能把你赶走吗?”卢卡笑着说道。

“好,那我走啦!”就像来的时候一样,菲尔一阵风一样跑走,给卢卡留下一扇敞开的舱门,寒风不停的灌进来。

卢卡身上只穿着单衣,哆哆嗦嗦的跑过去拉住门,关了一下却没关上。

一只胖乎乎的大手拽住了门边,屠夫哈肯凑在门缝里问道:“领主,那封信您写完了吗?”

卢卡脸色铁青——一小半是起床气,一大半是冻的,咬牙切齿的说道:

“滚进来再说话!你想冻死我吗?我要是冻成了冰棍,那信我拿什么写啊?”

武夷山市立医院怎么样
通城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阳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的好
昆明牛皮癣治疗方法
陕西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