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竹林听风雨 第五章:玉境危机谁能解

2019-10-12 23:15: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竹林听风雨 第五章:玉境危机谁能解

明夜兴邦,宛娥花谢

“我都说了,我是赤琰国的二代国主百子方,有要紧事求见大帝”一位穿着麻衣布衫的男子站在大门外被两位卫兵拦住。

“去去去,从没听说赤琰国的国主叫什么百子方。”卫兵将男子推倒在地重新站回原处。

“师傅。”百子方被站在远处的年轻人扶起,弹弹身上的土,无奈的摇摇头,“为师无用呀

。”

“是他们狗眼看人低,师傅不必挂心,待徒儿一试。”年轻男子慢慢地走上前,嬉笑的对卫兵说:“几位大哥,在下是城东张屠户的儿子,我爹今天生病了,派我来送杀好的猪。”

奇怪的是刚才还俊俏的年轻男子竟变成了一位粗壮的汉子,油腻腻的头发上面还粘着少量的猪血。卫兵看了看便把门打开了,百子方跟在推车后面也一起走进宛娥花谢。

高高的城楼上面飘过红色的披风,这一切都被金黛衣收入眼底,她吃着果子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道:“幻族?不是被灭族了嘛?难到…”想到这里她决定跟去看看。

“智方,你先在此处等我,估计惟临那个老家伙应该正在湖心小筑偷闲,我先去会会他。”百子方说完挥袖而去,金黛衣正奇怪他对父王竟如此了解,对宛娥花谢也甚是熟悉,刚才一路走来,他们几乎成功的躲过所有巡视的卫兵。

“何人窥视?”就在金黛衣冥思苦想的时候,年轻男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身边,还不及她反应自己已经被对方按倒在地。

她拿出皮鞭用力一挥,不但没有打中对方反而被他攥在手里不能动弹。

“你个小贼,用幻术进入宛娥花谢我还没问你有何企图,你居然恶人先告状说我窥视。”金黛衣怒斥道。

这男子不紧不慢的答道:“你一路跟来,既不阻拦也不声张,莫不是垂涎我的美色想要等我独自一人的时候对我有所图谋?”金黛衣听到此话差点昏死过去,这天下竟有如此不要脸之人,不对是不照镜子之人。

“我垂涎你?本姑娘送你一面镜子让你好好照照。”说着她用另一只手向男子肋下戳去,趁男子闪躲之际翻身起来,谁知鞭子还在他的手里,一股劲力顺着鞭子把她又拉了回来。

金黛衣想要顺手牵羊把男子身上佩戴的折扇摘下,谁知男子一转身她竟将男子的外衫脱下。

“你还说不是垂涎我的美色,这么着急就脱我的衣服啦。”男子将鞭子一抖说了一句“礼尚往来。”便把金黛衣的披风解下拿在手中。

气的金黛衣直跺脚,大骂着:“你报上名来,姑奶奶让你死得明白。”

“奇怪,既然你要置我于死地不是应该你报上名吗?”男子脸上不止没有一丝恐惧甚至还流露出喜悦。

“你不必知道我的名字,只要记住你是死在明夜兴邦的帝姬手上就行。”说罢,金黛衣冲上前打了起来,虽然说是要置于死地,但金黛衣招招留情,并没有步步紧逼。而男子更是面带微笑的轻松接招。

“住手!”此时大帝赶来,身边还跟着百子方,“黛衣不得无理。”金黛衣收回鞭子气鼓鼓的站在惟临身旁。

“小女顽劣还请见谅。”惟临对百子方倒是恭敬,而百子方也说小徒见识短,有眼不识泰山,冲撞帝姬之类的话。

男子见状毕恭毕敬地将金黛衣的披风双手奉上,赔罪说:“在下智方多宝,多有得罪还望帝姬海涵。”见对方低声认错金黛衣也不好发怒,只得拿了披风跟在大帝与百子方的后面听他们在讨论何事。

“大帝,此次子方前来有两件事,一是借人,二是招兵。”百子方与惟临两人并肩前行,听到此话惟临放慢脚步思索着,“借人?我隐士一族一向远离世俗纷争,入世绝不可。招兵就更不用提了。”

原来惟临以为此次百子方前来也是为了赤琰国与无欢城之争,本就决定暂时观斗的他自然打起太极。

“我不为现今争斗借人招兵,而是为了玉境大陆的安稳。”百子方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他虽为赤琰国二代国主,自禅位之日起早已决定远离这烽火之地。

“哦?”此话惟临反而不能理解。百子方把自己所见一一道来,玉境大陆实则漂浮在空虚六境上,四周被云雾缭绕以做保护,唯独只有北方衔接云迷海,当年开荒千年的时候五族战楮建玉境大陆,派万妖巫兽镇守云迷海,一千三百年相安无事,而随着朝国投降原本看护万妖巫兽的幻族和先知族族人四散分离,近期竟不知为何万妖巫兽突然失踪。五族初代曾留下“巫兽在玉境保,巫兽死玉境灭。”的训言。

说到这里一行人已经站在宛娥花谢最高点玲珑塔上,可以看到长生河与天边正在渐散的云雾。

“所以百子方想借五族后人之力前往云迷海,寻找万妖巫兽。”百子方说完惟临立刻推脱的说,“寻找万妖巫兽何必劳师动众要集齐五族后人呢?”

“万妖巫兽奈九天宝境的灵兽,必须集五族之力方能降服。”

“那幻族也早已被灭怎能集齐?”惟临话刚落一直跟在身后的金黛衣突然说,“他不就是幻族人?”

惟临顺着金黛衣的手指看着默不作声的智方多宝,心中暗暗打鼓怀疑地问:“你是幻族人?”

这时智方多宝抬起低垂的头,眨着大大的眼睛嘴里发出女孩清脆的声音:“父王你说呢。”

惟临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站着的两个金黛衣,若不是眼见他变化,还真分辨不出哪个是真的帝姬。就连金黛衣自己也傻傻的看着犹如镜中自己模样的智方多宝。

“智方,不得无理。”百子方有些嗔怒的训斥他,这样不懂礼数都是我平日里太娇纵了他。

“诶呀,百老弟你居然找到了幻族之后真是不简单呀。”惟临心想一个幻族之后也掀不起什么波澜。“只是不知百老弟所说的借人是何人,招兵又是何兵?”

“借人乃是借隐士之后,招兵实则招纳先知与药王之后。”惟临心中咯噔一下,看来这个百子方是有备而来,他是知道林须和竹沁都在我这。

“哦。”惟临面露难瑟的说,“借人好说,只是这招兵并非我能决断。”他想推脱一二,这事便会难办很多,可谁知百子方竟拿出赤琰国与无欢城签订的休战书及同意他调用使者之文书。

“老弟真是筹划周全呀。”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惟临的心里却并不舒服,看来此事也无法推脱啦。

“既然如此,明日我便宣五王子前来与你相见,助你一臂之力。”百子方对于惟临的安排并不满意,笑着指着金黛衣说:“隐士人选非帝姬莫属。”“什么?”惟临比金黛衣的惊讶声还要大,连忙摇头拒绝,“不行,不行,小女入世经验未足,更何况学艺未精恐拖了你的后腿。”但百子方心中早有定论,岂是惟临可以更改的了。

唐山白癜风好的医院
吉林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克拉玛依癫痫病
唐山白癜风医院
吉林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