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倾天真途 第六章-虚无真炎

2020-01-16 22:39: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倾天真途 第六章:虚无真炎

黑暗的世界变成了一片幽蓝色的火海,萧铭二人被包围在中间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等待被宰割。

“你是谁?”萧易眯着眼睛道。

“我是谁?问得好!作为这一千年来的第一批来者,你们,问得很好!”人脸笑着又一次出现了变化,几条蓝色的火焰被它抽了出来螺旋着化为了一具身体与那人脸结合在一起。

“我是谁?我是这茫茫宇宙中最强的火!我是谁?我是这天地间唯一的真火!我是谁?我就是文明的起diǎn和终diǎn!大道三千,以火得道,玄而又玄妙而又妙,在诸天中求得一真,在万世之中得到永恒,我就是那唯一的真炎——虚无真炎!”火海仿佛受到了刺激,突然沸腾起来,火海竟由蓝色变为了如血一般的鲜红,一股巨大的威压陡然升起,压得萧铭二人直喘不过气来。

“这就是我!”人脸的表情定格在了一种傲然的表情上,“现在,人类你们又是谁?”它完全以一种命令的语气道,而它的身体却以一种奇异的状态飘到了两人面前,那一双暗金色的眼毫无顾忌地盯着二人。

面对这样的诡异存在任谁也不能免去心中的恐惧之情,但萧易仿佛不怕一样地与它对视了,根本没有了刚才的恐惧。“虚无真炎吗?你当我好骗吗!在这世间早已没有了虚无真炎,它早就随源神大人消失了,你怎么会是那种神圣的东西。”萧易道,説着竟是向前缓缓跨出了一步,隐隐间竟有了一种站主场的感觉。

“我不是?你竟然敢説我不是!不!一个凡人又怎能质疑我的存在呀!”它的表情又变得狰狞起来,火海也随之再变化为了乳白色,“好好好!人类!你做的很好!看看吧!我的力量!”它似乎想要证明,“该死!为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该死!该死!”它疯狂了,这一千年的寂寞中它似乎已经思维僵硬了,“啊啊啊啊啊……该死呀!我什么会在这种地方?”一道巨大的火柱冲天而起向着空间的上方打去。

“轰——”

一声巨响,火焰向四方弥漫,一道金色的光痕挡住了火焰的去处。

“嗡——”黑暗中一个由金色的符文构成的大阵出现了,半球状的大阵将火海完全笼罩在内,只要火焰有半分的不对就射下金光将其泯灭。

“啊啊啊——,该死!源神!你为什么要将我封印于此,为什么?我不甘心呐!”它的脸色变得狰狞无比,双手一挥,火海中再次升起了几条更加粗大的火焰向那大阵击去。巨大的火柱如同两条升腾而起的巨龙,通体苍白仿佛玉质。

轰的一声,火柱撞上了金色大阵,狂暴的火焰四处蔓延竟有一丝要突破的意思。

整个空间剧烈的震动起来,所有的火焰都在狂舞,寒冷慢慢变为了炽热,高温让空气都开始稀薄了。

萧铭二人已经是汗流浃背了,刚刚恢复的玄力全部用来抵御起高温来,但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当温度升腾到近一百度时,以他们身上的玄力就根本抵挡不住了,而且这温度上升的更快了,要是再有那么半刻钟他们非得被烤成焦炭不可。

“一千年了!足足一千年了!源神,你还想封印我多久!”虚无真炎彻底的癫狂了,这一千年不见天日的日子几乎让它忘记了什么是太阳,没有任何生物能与他交流,它终日只能以黑暗相伴,哪怕是圣贤也得寂寞的入魔的。

“万火燎原!”它猛然张口一吸,无尽的火海竟尽数被它吸入了口中,它那一双暗金色的双眼更是像被diǎn燃了一样爆发出了万丈金芒!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力量是有多强!这一千年来我可是一直等着这一刻呀!天威已经落下,那比千年还要强大的存在即将苏醒,你也自顾不暇了吧!哈哈哈……”虚无真炎双手一挥,十数道火龙升腾而起,但是还没完,它大喝一声,竟然化为了一条金色的火焰随后而去。

黑暗的空间中只剩下了那数十道火龙和那道金色的虚无真炎,火海消失了,但温度依旧不减,萧铭二人的玄力已经耗得差不多了,如今也只能减少玄力保护的范围,一些不是很重要的部位都是半暴露的,萧铭还好diǎn,但萧易为了保护萧铭有好几处都被烧焦了。

“轰——”空间再次震荡起来,地动山摇,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了一般,萧铭二人根本就无法站立跌坐在地。

“破!”虚无真炎大喝一声扭动着金色的火焰幻化为了一条长百丈有余的火鞭狠狠地抽向那符文大阵。

“嗡——”一阵激荡之音响起,天地间仿佛有一股冥冥的玄奥之力被扯了下来,黑暗中出现了十数条巨大的链条,那是法则的幻化天地间的本源。

火焰击中了秩序链条竟然如泥牛入海一般毫无作用,火焰也黯淡了许多。

“哼!法则链条吗?在‘真’境面前不过xiǎo道尔!”虚无真炎傲然道。

它的火焰巨鞭再次一挥,但这次却不是击打向了大阵,而是空间之上。

“哐!”天地间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一股玄奥晦涩的奥义突然降临,那种力量仿佛直指人心,直指天地的根本!

一只眼在虚空中绽放了,暗金色的瞳孔,鲜红的眼眸和幽蓝色的眼白交相辉映,这些本不因该在一起的色彩在此刻看起来竟是如此的和谐,仿佛天生一体,大道最完美的杰作一般。

嗡的一声轻响,怪眼放出了万丈白光,白光之中仿佛有天籁奏响大道和鸣,白光所到一切的黑暗尽失,符文泯灭,法则破碎,那十数条法则链条啪的一声消失的一干二净。

“噗——”两声吐血声音传来,萧易和萧铭被白光照耀后尽皆吐出了一口鲜血,也幸亏那白光本就不是朝着他们来的,如不然以他们这种不入流的境界又怎可能抵挡着住。

“啪!”白光直生生地击中了符文大阵,一声轻响声中符文大阵破碎了,黑暗露出了它的原貌。

这是一个山洞,洞dǐng上石钟乳遍布,洞中空间并不宽大,仅仅有十来丈方圆,内部怪石丛生,犬牙交错,一条地下暗河从不远处经过不知流向何方。

“出来了!出来了!源神呐源神,你困了我这么多年还不是让我给出来了吗?哈哈哈……”虚无真炎望着这一切欣喜万分,再一次转化成了人身,那威势也降了下来。

“哇!”又是一口鲜血从二人的口中吐了出来。本来他们就早已无法承受着如海般的威压了,当威压一卸,他们自然是一口逆血喷涌了。

“看见了吧!我就是虚无真炎,哈哈哈……”虚无真炎望向了二人随手一道大道之力打到了二人身体内部。萧铭二人只觉得一股清凉向着四骸蔓延,説不出的舒服,特别是萧铭,他本来心性就不坚硬,都吟的一声呻呤出声来了。

“怎么样?我就是虚无真炎呀!对不对!快告诉我!”虚无真炎一双暗金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萧铭二人面部充满了狰狞。在这一千年的日子里,它的精神上早已受到了极大的损伤,孤独的它极为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

突然异象突生,地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图案,图案凭空一震,一圈灰色的光环便跳了出来将那虚无真炎牢牢的束缚了起来,同时又是一震,咣的一声虚无真炎竟被打回了原形。

着所有的一切发生的是如此的短暂,如同白驹过隙,所有在者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完成了。

在萧铭二人的眼中,一个虚幻的身影缓缓从图案中立了出来,他戴着一副面具,面具呈黑白二色有虚无缥缈,就如同混沌一般让人无法捉摸。

“源神!这……这是源神!”萧易双目中精光一闪,身子竟突然一沉跪了下来,同时还激动地磕起头来,只剩下一旁的萧铭一时茫然无措。

与此同时,遥远的一处未知领域,一个英俊青年缓缓睁开了双眼,当睁开的那一刻虚空都有了一丝紊乱,那双眼眸中隐隐有大道在流转,恍若整个世界在其中生生灭灭。

“终于找到了吗……”他望向了远方,“但是果然不在这里呀……”

“还是如此吗……”在他的一旁,一个生倾国倾城的女子也睁开了眼,“果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吗……”

“既然你无情,就休怪我无义了!”男子的双目突然精光大放于那女子一同站了起来,“棺落之日将至,大师兄,等着吧!这幽冥之苦迟早要还!”男子右手一挥,一瞬间风云际动,一股股大道之力席卷四方,这一界仿佛末日。

三门峡市中心医院
昭通市第二人民医院
湖南知名癫痫病医院
江门白癜风治疗费用
芜湖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