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释厄封天传 第250章 战皇临世

2019-10-12 17:58: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释厄封天传 第250章 战皇临世

一道道凶狠的眼神盯了上来,江远天不禁如临大敌。

只见五大海皇一个个彼此对视一眼,顿时间展开了再一次的争夺。

江远天知道这一次好运不可能恰到时机的出现了,所以唯一能够活着的方法便是抗争,便是逃走。

只见他脚下光影一闪,顿时间魔鬼之手轰然甩了出去,这一招的强大虽然众海皇之前就已经见识过了,但是在这一刻他们依然感觉有些心悸。

这种强度的攻击很明显已经超出了一个化道境初期修士的能力,但也不过如此,要说这一招能让一众斩道巅峰的修士感受到威胁那是断然不可能的。

只见那老一代鳞皇顿时间眼神微微眯起,盯上了其他三大海皇,而这一代的鳞皇则是一声长啸,手权杖再一次向着江远天轰击而来。

圣人初阶的实力被鳞皇发挥的淋漓尽致,他知道如果这一次还不能拿下江远天的话恐怕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这是最好的机会,唯有他海蛟一族现在是两大圣人,一旦等到其他各族的强者来了,到时候恐怕就麻烦了。

而另外三大海皇此时更是怒火冲天,他们想不到鳞皇竟然会这么着急,更想不到这个厄难之源竟然会这么难缠。

且不说三大海皇和老一代鳞皇战斗的如何激烈,单说江远天面对现任鳞皇只是一瞬间就已经颓势尽显。

只见鳞皇一招轰来,顿时间天地间风雷阵阵,隐隐间整个绝仙海似乎都在这一刻轰然翻涌了起来。

面对如此巨大的力量,江远天手封天剑连连劈砍,脚下更是疯狂的运转遁字诀躲闪。

随着遁字诀不断的运转,就连空间核心的力量也是加入了进去。仅仅瞬间江远天的身形已然辗转了上百次。

如此度顿时间让鳞皇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看得出来如果正面对抗的话这江远天根本没办法抵挡自己一招

,但此时这家伙简直就变得像泥鳅一般,让他难以掌控。

不过鳞皇已然有信心拿下江远天,因为他知道以江远天的度如果直接逃命的话是很难逃离他的追捕的,并且其他的海皇到时候也会丢下对手拼命追上来。

此时他们之所以没有追上来不过是想先联手拿下自己的父亲,只要老鳞皇被拿下了那么以他自己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在其他鳞皇的争夺下保住江远天。

这一切江远天也想到了,而他也正是在利用这一点,逃他确实不能逃走,虽然现在辗转腾挪让他看起来如鱼得水,但是真正要逃命的话以这些斩道圣人的度他根本没有逃走的机会。毕竟圣人哪一个不是掌握了一种甚至几种法则之力的。

并且单凭法则之力,自己还真不一定是圣人的对手。

逃不是逃,打还打不过,一时间江远天别说有多狼狈了,整个人就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不断的闪避了起来。

当然他也没有放弃,他在等待,等待叶寒羽融合成功,等待夜战皇的降临。

因为就在他们被神魔墓园挤出来的那一瞬间,他终于得到了叶寒羽的反馈。

剩余的三十五道石棺已经打开了三十四道,只要最后一道石棺他开,夜战皇三十六分身就能够尽数降临,到时候已经融合两道分身的夜战皇降临也不过是刹那间而已。

融合已然开始,而且在那神魔墓园叶寒羽也并不是毫无所得。他已经积攒了足够的力量,所有的准备工作也已经完成。

江远天的仙台世界内,在一处隐秘的地方,一排排巨大的石柱尽数倒下,一口无比硕大的石棺上此时光华阵阵。

在这石棺周围三十二道身影盘膝而坐,宝相庄严,在这些身影的正心,两道身影正四手相对做出抵掌之势。叶寒羽已经开始了第三道分身的融合。

而那最后的一道石棺也在不断的颤动,似乎随时都能打开一般,按理来说应该是三十六道分身一起开始融合,但是叶寒羽当下所有的分身并不是一起出现的,在他一道道开始融合分身的时候,其他分身也在进行另一项重要的工作,破开剩下的石棺。

到了此刻终于只剩下最后一道石棺了。且就是这最后一道也是眼看着随时都要打开。

这一刻叶寒羽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更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激动和疯狂的举动。可见其心性有多们坚韧。

只是此刻外边的江远天随着不断的闪转腾挪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和圣人境界的修士玩躲猫猫,没有足够的元力储量和法则领悟怎么可能取胜。

而那鳞皇接连几道攻击落空,顿时间也是怒吼连连,感觉受到了巨大的耻辱一般,只见他忽然一声大喝,接着在他背后一道巨大的风暴刹那间席卷开来,与此同时方圆十里范围内的一切都处在了鳞皇的掌控下,在这个范围内鳞皇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因为,这一刻鳞皇用出了自己的个人领域,而这领域可不是合道境界的个人领域,而是圣域。与此同时一道无比庞大的虚影出现在了天地间,那道虚影掌控水之法则,凝聚一道咆哮的巨浪轰然拍向了江远天。

天地法相!是的,初阶圣人的天地法相在这一刻轰然出击。

只一瞬间,正要再次闪身的江远天只觉得自己被一种无所不在的力量禁锢,下一刻似乎随时都会被那一道巨浪拍成肉酱一般。

江远天这才发现,自己和圣人之间到底存在多么巨大的差距。

以前的他可是能跨越一个大等级挑战的,但是现在自己和这鳞皇也只是一个打等级的差距,但这鳞皇让江远天觉得即使自己强大到化道巅峰恐怕也很难战胜鳞皇。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绝对圣域?这才是圣人以下皆蝼蚁的真正原因?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江远天忽然觉得自己这一次可能真的逃不走了。眼看着鳞皇哈哈大笑着探来一道巨大的手印,江远天忍双眼圆瞪,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

然而不管他如何挣扎,那一道大手已然毫无滞涩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然后顷刻间将远远天彻底攥在了手。

嗡!大手化作一团云雾,包裹江远天的身躯快的向着鳞皇的方向而去,一旁另外四大海皇一个个双目圆瞪,眼神充满不甘心。直到这一刻虎鲨才明白自己并不是海族最强大的海皇,最强大海皇一直都是眼前这个提前退位的蛟皇。

这一刻鳞皇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自从自己当上了海皇以来,不论是海神还是其他三大海皇对自己总是颐指气使的,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还活着,但是他却不能说出来,因为他不能破坏了父亲的计划,所以这一切他都只能默默的承受。

一年了,直到海神让他去捉拿江远天的时候,父亲忽然传来消息,今天是他们动手的最佳时期。

只要得到了江远天得到了厄难之源,那么他的实力一定会迅的提升到超越海神的地步,再加上身为第一海皇的父亲,到时候海族将彻底成为他们父子的天下。

而这一切都是父亲计划了足足几百年的原因,原本他打算将厄难之源让给父亲,但是父亲却说他的资质不行,所以让鳞皇夺走江远天的一切。因为他鳞皇虽然现在实力不怎么样,但他确实整个海族这一代最早斩道的存在,这便说明了一切。

只有他鳞皇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厄难之源的作用,才能成为最强大的存在,才能领导整个海族,这一刻他忽然觉得海鲨皇也好,海神也好不过都是些愚蠢的家伙。

鳞皇哈哈一阵大笑,笑声传进每一个人的耳。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手夺取厄难之力的一瞬间,他忽然感觉自己天地法相攥出的那一道大手印开始轰隆隆颤抖了起来。从手江远天的身上一道超乎寻常的力量轰然爆发了出来。

鳞皇海没有反应过来,顿时间自己天地法相仅仅攥起的大手轰然一声就被冲了开来。

这一刻,一道无比狂暴的力量刹那间席卷整个海神宫,首当其冲的鳞皇和正在一旁战斗的其他四大海皇顿时间倒飞了出去,一个个脸色苍白,口喷鲜血。

没有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很快众人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曾经令整个大陆都陷入恐惧的身影。

夜战皇!

没错就是这三个字,如同一道大山一般重重压在了众人心头。

就在他们刚刚想明白的这一刻,只见那力量爆发的源头三十三道身影轰然出现,每一道身影都气势无比庞大,每一道身影都散发着一种无上的皇者气息。

嗡!一道道波动荡漾开来,只见得以那三十三道身影为心整个绝仙海顿时开始沸腾了起来,接着便在众人震撼的眼神三十三道身影轰然化作三十三道流光撞到了一起。

一种前所未有的战意倾泻而出,顿时间海神宫寸寸崩塌,绝仙海一场巨大的海啸轰然间向着时间八方冲去。

与此同时,在一座小小的岛屿上,一道稚嫩的身影眉头微微皱起,只听他道:“嗯?出来了吗?夜战皇果然是夜战皇,本座的封印你也能破开?不过你终究还是少了那样东西!”说完这身影刹那间消失在天地间。请访问:

本书来自:

平凉治疗龟头炎费用
玉林治疗龟头炎费用
鹤壁治疗性病的医院
平凉治疗龟头炎医院
玉林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